北饮大泽Seven

苏解日,随手写一些杂乱的小句子

无论他的国土向外延伸多远,都始终是荒无人烟的茫茫雪原,越广袤越显得形单影只。

沿着没有道路的崎岖,朝着理想的方向一路走来,即使在最寒冷的日子里,也有信仰的红色像火焰一样充满着胸膛。但走到最后,连自己都怀疑这条路是不是真的。

为了不被寒风吹灭而点燃的、单纯炽烈的情感像一簇火,将温和的风阻隔在外;却因此才没有在这片荒芜的冰原上沉寂下去。就像火苗一样生生不息,扑灭又重新燃起,什么样的严冬都不能阻止他们重新点燃生活。他们只能在雪国生存,只有他们能在雪国生存。

“这是我所经历的最寒冷的冬日,是胜利者欢庆的平安夜,是普通又不普通的日子。他们会收到几十年来最好的贺礼,而红旗就在克|里|姆|林|宫前的雪地里沉睡。”

抓得再紧也会离开的,一眨眼一松手就会离开的,就算现在还好好地待在身边,下一秒也可能就不见了。

作为国家诞生的几乎每一个孩子,都是在坎坷的生活中找到自己的道路的。在战乱或贫困或孤独之中,从弱小得难以生存逐渐变得强大或走向死亡。

“我只是俄|罗|斯而已;不然的话我又会是一个人了吧?”
直到现在我也想待在你们的身边,我一直都想待在你们的身边。